正文

第一次过性生活 派对中被男神灌醉终结了保持多年的处女之身

第一次性生活的经历是怎样的?我第一次过性生活却是被人蒙骗的。第一次过性生活,并不是我自身心甘情愿的事情。第一次过性生活时,我被男友骗到了一个派对上。第一次过性生活时,我被男友灌醉后,在糜乱派对中终结处女身。。。。。。

  第一次过性生活

那一年,我选择出国留学。我和马克是在学校的图书馆认识的。那时我已经读到二年级,对学校里的一切和留学生活刚刚适应,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。可能是对母语的留恋吧,我会经常到中文阅读室坐上一小会儿。一天,我正在津津有味地读一本华文刊物时,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突然坐到了我的身边。“小姐,你是中国人吗?”这个男人居然用中文问我,虽然不太标准,但却让我在异国他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亲切。当时的我只感觉亲切,并没有想到自己会与他发生关系,第一次过性生活。

  第一次过性生活

我很友好地回答:“是,我来自中国。”可是当我再用中文和他说话,他却瞪大双眼,一副非常茫然的表情。通过英语的对话,我才知道,这是他唯一会说的几句中文,昨天才学会,原因很简单,他估计我来自中国,想用我的母语和我搭讪,以此和我交朋友。当天中午,我们就在学校的餐厅里共进午餐。他叫马克,来自法国。他在家乡有一幢美丽的乡间别墅,前面有一个蔚蓝的大湖,父母已经离异,但还像朋友一样常常相聚。

  第一次过性生活

我们就像老朋友一样地闲聊着,吃饭快要结束的时候,他突然拉着我的手说:“我还没有女朋友呢。”我的脸一红,虽然我知道外国人都是很大胆开放的,但没有想到一顿饭的工夫就能有这样强烈的暗示。马克的微笑实在让人无法拒绝,我想难道自己的爱情真的就这样来临了吗?

马克的到来却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。和他认识后,几乎所有的午餐和晚饭时间,我都和他在一起,这个幽默快乐的法国男孩让我暂时忘记了身在异乡的孤独。我原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来往,我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线,没想到,这想法很快就被一场派对打乱了。在这场派对上,我第一次过性生活。

那天,马克神秘兮兮地来找我,说要带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,还悄悄塞给我一份礼物。当时我在上课,不便拆开,等到下课时间,我跑到休闲室一看,吓了我一跳,是一件透明的蕾丝内衣。难道他要我穿上这个去参加朋友的派对?心里正疑惑着,马克的电话又不期而至:“亲爱的,记得把这个穿在里面。晚上8点,我在老地方等你。”

虽然我心里有些怕,隐隐地有些担忧,但我还是去了,并且穿上那件透明性感的内衣。马克的笑容一如既往的迷人,声调也一如既往的温柔,这让我那颗忐忑的心稍稍放松下来。“我觉得你有些紧张,放松一些,来喝点东西。”马克递给我一杯果汁,我看马克已经喝了,所以也不假思索地喝下去。不一会,我就感到头有点疼,身体也有些发热,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膨胀感。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想提前告辞,但这时马克已经拉住了我,他紧紧地抱着我、吻我,我喘不过气来,心里有些怕。这些年来在国内所受的传统教育告诉我要马上离开,我不想第一次过性生活就这样随意的交代出去,还在下意识的挣扎。但显然果汁中的加料已经在发生作用了,马克的手和唇使我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。

  第一次过性生活

但紧接着我看到了让我终身难忘的一幕,派对上所有的男男女女开始脱衣服,男的赤裸着上身,只穿—条短裤,女的都穿着各式透明性感的内衣,大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搂抱在一起,音乐的声音更大了,有人在叫,有人在笑,有人在摇头。。。。。。那种疯狂和迷离的镜头以前我只在电影里看到过,今天居然在我的真实生活中上演了。我感到眩晕,无所适从,很快,我的内衣也被展现在众人面前,我听到马克在大叫:“今天她是我的东方新娘,没有人会比我更快乐!”就在这个晚上,我没能守住自己的防线,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,当马克毫无顾忌地运动时,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快乐,只有痛。就这样,我第一次过性生活,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和屈辱。

  第一次过性生活

派对事件之后,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振作。似乎在突然之间,我一下子找不到自己了,我出国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在这刚刚过去的荒唐一夜中,这段曾让我憧憬的爱情忽然变了味。马克仍然不断地找我。电邮、电话、书信,他动用了一切力量来换取我的原谅。他不断地向我解释这就是生活,是校园生活也是爱情生活的一部分,但我还是难以接受。一想到我第一次过性生活,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想到马克的所作所为,我就感觉难以接受。但马克的孜孜不倦,马克的努力还是打动了我,最终我原谅了他。

  第一次过性生活

我在离开祖国两年多之后回到了家乡。很多人以为我是他乡学成归来,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究竟有多苦。我此次回来只是为了躲避马克这个异国男人的折磨,回国用中药调理一下我那已虚弱不堪的身体。我去医院做了检查,拿到结果时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深度宫颈靡烂、带有三个加号的阴道炎。头发花白的老妇科医生拉着我的手:“孩子,你那方面一定要注意啊,你的子宫非常脆弱,今后要孩子恐怕会比较困难啊。”那一刻我掩面而泣。我回国这段时间,马克仍然经常给我打电话,要我早点回去。痛定思痛,我已经下定决心,即便回去,也要和他断个明白,说个清楚。我和他之间的这场游戏这场梦应该结束了。第一次过性生活后,我便该明白他只是拿我当玩物。

返回男人杂谈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