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说说男人嫖娼 嫖娼是一个永恒的话题

说说男人嫖娼

嫖娼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

老张一直以为,只有下九流的男人才嫖娼。

后来才知道,什么样的男人都嫖娼。上到孙中山大总统,下到衣衫褴褛的乞丐,从名震四海的运动员到脑瘫躺在床上的残疾人。嫖娼跟社会地位无关。

当然,很多男人伪装的很妙,衣冠楚楚文质彬彬,在一般人看来,这样的男人是不嫖娼的,似乎只有像老张这样整天吊儿郎当的胡说八道的才嫖娼。其实,衣冠楚楚和文质彬彬跟老张没区别,也照样嫖娼。

男人为什么嫖娼,这事不能简单定论,比如孙大总统,他老人家为了推翻反动的清王朝,一次一次的起义,一次一次的失败,再好的心理承受力也垮了。每次失败,孙大总统都被迫出逃日本。到了日本,一方面继续组织反清队伍,工作之余,也要放松一下。据说,日本女人极具温柔,日本的温泉也非常舒服,还有日本的拉面,洗洗澡,泡泡妞,吃吃面,养精蓄锐呗。所以,孙大总统是爱国型嫖娼。

老张一个朋友,自己开公司,为了挣钱,四处笑脸相迎卑颜屈漆,内心非常烦恼,工作之余,经常找小姐放松一下,工作所迫呀。当然,他找小姐还有另一个目的,物色发现优秀的有素质的小姐,以便为客户提供服务。解压和体验相结合,这是事业型嫖娼。

老张另一朋友,也是开公司的,公司不大,借钱不少,挣钱不多,自尊心极强,压力山大,三十几岁,不幸阳痿了,媳妇面前很没面子,朋友面前也不能提。左思右想,感觉一定是媳妇没有魅力了,好,找个小姐试试,大胸的,小胸的,没胸的,胖的,瘦的,高的,矮的,北京的,外地的,一而再,再而三地试,还是阳痿。太伤自尊了,继续任性,钱照给,一分不少,衣服不脱,手不碰,就是想告诉你们,咱也能嫖娼,这叫自尊型的,也可以叫自卑型的。

老张还有个朋友,小机关里混,典型的混世魔王,他老人家喜欢嫖娼,但是从来不自己花钱,总能钻营到一个一个机会,有人替他埋单。北京人有一句特糙的话:吃喝不拉空,操逼不让人。他就是这样的人,具体环节不多说了,这属于蹭嫖型吧。

老张还有一个哥们,一本正经,有事没事总把自己摆在道德的制高点上,只要你跟他在一起就觉得卑贱和卑鄙,嫖娼也不例外。他喜欢嫖娼,利用工作之便,公款嫖娼。嫖就嫖了,公款也无所谓,有点权力的哪个不是公款嫖娼?问题是,这个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家伙,嫖一个爱一个,还喜欢的不得了,比自家媳妇还知己,总想把所有知心的话儿说给小姐听,还美其名曰:人家也不容易。这算是道德型的。

老张还有一朋友,身居高位,一脸威严,一副官腔,说话慢条斯理,当然,他也嫖娼。一次陪这哥们玩,小姐活泼可爱,极尽谄媚,让这哥们满心欢喜。玩的差不多了,一打听小姐姓名,居然跟他女儿同名,身居高位的哥们面有愧色,尴尬地对老张说:她跟我女儿同名。这叫后悔型吧。

随便一说,原来老张周围都是坏蛋。是的,老张周围没好人,其实,谁周围都一样。

嫖娼是一种人类活动也是一种社会活动,其中有深刻的心理、生理、人种、地域、社会、环境、制度、历史等原因,没那么简单,比如说警察抓嫖,其实,哪个警察不嫖?比如说法官判嫖,居然还有法官集体嫖娼。奇怪吗?抓住了就奇怪,抓不住就正常。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,也是让女人感兴趣的课题。

说了半天别人,给别人都分了类,老张算啥类型?

靠,发泄型!

返回男人杂谈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