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武汉板车哥,每天工作12小时供女儿上学

昨天下午,在吴老师的带领下,记者见到了“板车哥”。

身材魁梧,打着赤膊,古铜色的皮肤油光锃亮;下穿牛仔七分裤,脚蹬黑色帆布鞋,腰挂卡其色小腰包;头戴黑色窄沿帽,帽沿微微上翘……俨然美国西部片中的威猛牛仔。

在汉正街第一大道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“板车哥”的一身打扮“潮”气十足。

“板车哥”名叫严家满,今年47岁,家住硚口区沿河大道阮家台铁路小区,是汉正街第一大道上一家物流公司的板车工。

“板车哥”拖着的板车上,堆着七八个大包,里面装的都是布匹。这一车货,有两千多斤。

记者说,他的这身打扮很“潮”,“板车哥”不好意思地笑了:他一直这样穿着,打赤膊,是因为活重常出汗,寒冬腊月有时也打赤膊。

3个月穿破一双鞋

凌晨4点起床,蹬着一辆旧自行车,给100多户居民送奶;匆忙吃完早餐后,就赶往汉正街;早上7点,开始用板车送货,直到下午4点。

每天的午饭是6个包子,3元;活来了,午饭就省了,下班后回家吃晚饭……

这就是“板车哥”一天的生活。

16岁起,严师傅开始在一家床单厂当工人。1994年,他下岗后,开过麻木,摆过地摊。一年多以前,两个女儿都上了大学,他便做起了板车工。

严师傅的大女儿今年20岁,在江汉大学读大二,19岁的小女儿在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读大一。他说,两个女儿每年光学费都要一万多元,妻子在小餐馆做饭,每月工资只有千把块钱,自己收入也不稳定,最忙的时候,月收入也只有3000多元。走路太多,他平均每3个月就要换一双新鞋。

一家4口蜗居小偏房

为了孩子读书,严师傅欠了一万多元的外债。夫妻俩平时省吃俭用,有好吃的都留到女儿回家后才舍得吃。

“板车哥”有一套房子,是父亲留下来的老房子拆迁后的还建房,有100多平方米,1999年分下来了,在铁路小区一楼。这套房子,他一天都没有住过,一直出租,租金补贴家用。他在这套房子的隔壁搭了间20来平方米的小偏房,一家4口蜗居在里面。

什么时候才能住进自己的房子?严师傅笑着说,什么时候孩子读完书了,什么时候搬进去住。

返回男人杂谈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