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偷情小说 口述:两任妻子都背着他疯狂偷情

   (人物均化名) 力恺是个不错的男人。可他的两任妻子都背叛了他,并且还疯狂偷情,让他戴上绿帽子:一个不想放弃与有权的旧情人的关系;一个是因为有了钱在他面前有优越感,便开放了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第一次婚姻曾经很美好

       ()跟倩娜(化名)的第一次婚姻,其实是很值得珍惜的。当初她追我追得那么紧,我珍惜了,她却没珍惜。

       其实,我们当初的感情基础不可谓不牢。当年,我和倩娜在同一个知青点。不知道是不是我长得一表人才吸引了她,那么多男知青中,她就只喜欢我,主动追求我。她是来自武汉的知青,我只是县城里下去的知青,所以,我成了其他男知青一致的嫉妒对象。

后来,我上了县师范,她回了武汉。当时,恋人们遇到这种情形,一般都是各奔东西,也没谁指责哪一方是男陈世美或是女陈世美,毕竟现实问题摆在那里。那时候,工作的流动、户口的迁移,也不像如今这么简单。我也做好了分手的心理准备。

  可是,倩娜不顾一切地爱我,专程从武汉跑到县里来跟我明确关系。当时我家里出了一场大变故,换了一般的姑娘,是唯恐避之不及的,倩娜却坚定地要跟我在一起。我非常感动,决定一辈子对她好。

后来,我又上了大学,再后来,我们结婚生子,我也调到了武汉,一切都是那么顺利。

我们的生活,从倩娜下海经商之后,就发生了变化。

她经商之后,赚了钱,观念渐渐变了,总是把钱挂在嘴边,用钱衡量一切。她经常对儿子说:“你看你爸,虽说读了个本科,有什么用呢,还不是照样没钱。”

她回家越来越晚,总是有这应酬那应酬,难得在家吃一次饭。

有天晚上,我睡得迷迷糊糊,她突然抱着我想要亲热,但喊的却是她一个男同事的名字。我听了心里一惊。

随后,我外出了几天,回来时,单位大院的门卫向我抱怨:“你老婆怎么天天那晚回家,还翻铁栅门。”我尴尬无言。

可是,每当我试图问她点什么,她又用谎言来哄我。

我们越来越没话可说,夫妻生活也不和谐了。

有一天,我终于向她提出分手。她惊讶不已,竟然说:“你要分手?要提分手,也该是我提呀!”在她看来,她是这个家庭的主宰,即使离婚,也该是由她先提。

她不愿意离婚,但我的心已彻底冷了。2001年,在我们结婚21年后,我们的婚姻解体了。

离婚后,她一直后悔,经常在电话里向我母亲哭,直到现在都没再婚,可是,我已无法回头。

  再婚前感觉疑点多多

离婚后,我急于再组建家庭。2001年10月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梦泉(化名)。

梦泉比我小9岁,人长得很漂亮,离婚八九年了,有个女儿,判给了在T市的前夫,她以前也在T市工作,后来调到武汉一家国企工作,环境很优越,收入也高。

梦泉认识我之后,似乎急于马上结婚,总在催我。但跟她交往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很多疑点。

她说住在郊区她哥哥家,可是,我怀疑她说了假话。有一次早上我打她手机,她支支吾吾地说正在关门马上去上班,接着我确实听到了“咣当”声。可是10分钟后,我再打她办公桌上的电话,她就已经在办公室了。而从郊区她哥哥家到她单位,即使开车也得个把小时。还有一次,我一清早就守在她哥哥家门口,硬是没等到她出门,可我打电话问她在哪里,她竟然撒谎说在她哥哥家,正要出门上班。

除了向我隐瞒住处,她平时接电话也疑点多多。有一次,我们躺在床上,她突然接了个电话,我隐约听到电话那头说:“我们这多年的感情,就这样完了?”是个X市口音的男人。她慌张地拿着电话跑出去。

我怀疑她的生活中还有别的男人。但我想,她是个离婚多年的单身女人,即使真有点什么,也可以理解。只要她跟我结婚后,跟别的男人斩断关系就行了。

在她的催促下,交往3个月,我们就结婚了。结婚后,她一点一点地搬来自己原来住处的家具,我要帮忙搬,她阻止我,宁可自己今天搬一点,明天搬一点。这证实了我原先的猜想,那房子与某个男人有关。

  再婚妻子与旧情人藕断丝连

结婚后,那个男人马上就忍不住自己暴露出来了,经常打电话来找梦泉,有时甚至打我的手机找她,正是那个X市口音的男人。我不怪梦泉,只怪那男人太猖狂。我对梦泉说:“你们以前的感情纠葛我不管,你让他收敛一点,现在你是我的妻子。”在我看来,只是那个男人在纠缠梦泉,梦泉跟我结婚后应该再没外心了。

可是,我的判断是错的。

有天晚上,梦泉一夜没回,手机也关了。我到处找不到她,心急如焚。第二天,我问她晚上干什么去了,她表情不自然地说,打麻将去了。这明显是个谎言,因为她平时不怎么打麻将,而且那天也不是周末。在我的逼问下,她终于承认,在汉口一个招待所开房睡觉了,但却咬死是自己一个人。我说,如果我也关掉手机去外面招待所开房过夜,我说是我一个人,你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吗?她说,不相信。我说,那你会怎么样?她说,我会马上提出离婚。可是,她始终强调那晚她是一个人,我也不想再追查下去。

力恺还说了很多梦泉的诸多不正常表现,讲得非常详细,从他的表情来看,那些细节一直像虫子一样啃噬着他的心。

终于有一天,那个男人露面了。

那天晚上,我问她什么时候下班回家吃饭,她支支吾吾说,不吃了,去逛街。我说,那我陪你逛吧。她不情愿地说,好吧。等我再打她办公桌上的座机时,一直占线。我料定她一定在给那个男人打电话,取消约会。我马上赶到她办公室,座机电话上的来电显示是个手机号码,我问是谁,她说是同事。我回拨过去,那边马上挂断了又打回来,我抢着接了,那边急切地说:“怎么样?又变了?”果然是那个X市口音的男人。我说:“我是她老公。”那边愣了一下,马上说是卖保险的。梦泉马上把电话抢过去,颠三倒四地说了一番与保险有关的话……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返回偷情小说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