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偷情小说 衣柜里我发现老婆的偷情证据

   糊里糊涂走进婚姻

 


    [文中人物为化名] 我发现老婆出轨了,我要跟她离婚,她死也不肯。这些天,我简直烦死。我跟厂里请了半年病假,这段时间一直在家。我有时候想,赚钱有个鬼用哦。我在外面拼死拼活,她在屋里给我戴绿帽子。

      张子强连珠炮一般地说,似乎要将肚子里的苦水一股脑地倒出来,我递给他一杯水,让他冷静一下,从头讲起。

      我是老婆的初恋。那时候,她十八岁,我刚满二十。我还没参加工作,成天在外面玩,就是大家说的那种晃晃吧。她在一家商场做营业员,长得还不错。一开始,是一个哥们看上了她,追她的时候成天拉着我壮胆。久而久之,她反而对我产生了好感,我对她的印象也不错。就这样,我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 那个时候,哪懂什么叫感情啊。我和她在一起纯粹是因为好玩,没想到她却当了真。一次,我们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。我脾气火爆,她脾气倔强,两个人吵得天翻地覆。一气之下,我提出分手。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我,泪如雨下。我不想再吵下去,把她丢在那里,一走了之。

僵持了一个星期,她没有给我打电话,我也没有给她打电话。一天夜里,我接到她好友的电话说她出事了,让我赶快去医院。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她正躺在床上打点滴,看到我走进来,她将脸转到一边。我走过去,她的手腕上绑着纱布,脸色惨白。朋友将我拉到一边逼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我一头雾水,在我看来,我们真没发生什么事啊。即便我说了分手,那也是一时的气话。朋友正色地问我:“你真没打算分手?”我郑重地点点头。她停了一下,然后告诉我,文婷怀孕了!这真是晴天霹雳,我差点晕厥过去。要不是朋友看着我,我说不定扭头跑掉了。

文婷用一种凄惨的眼神看着我,我没有办法,只得硬着头皮对她说: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负责的。”负责的后果就是结婚。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到年龄,两家人只好匆匆给我们办了个婚礼,可以让我们名正言顺地生孩子。

  光碟风波

时间一晃,女儿已经十岁了。自从结婚,文婷就没有再出去工作。这么多年,家里全靠我一个人撑着。虽然我没有让她大富大贵,但至少让她衣食无忧。街坊邻居,只要别的女人有的,她都有。前年,我给她买了一件皮服,花了三千多元。说真的,只要她想要的,又在我能力范围内的,我都会满足她。

今年五月的一天,我因为办事需要户口,临时折回家去取。因为我一向不管家里的事情,在家找了半天也没找到。打电话给文婷,居然接不通。就在这时,我在衣柜的抽屉里发现了一盘光碟。我疑窦顿生,放出来一看,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想,是A片。虽然我不敢说自己是正人君子,但是我从没在家看过这种片子。既然不是我,那就一定是文婷。

我想起前段时间的风言风语,说文婷在麻将室认识了一个男人,跟那个男人进进出出。我怀疑跟这盘光碟的出现有关系。我继续打文婷的电话,她死活不接。她大概没有想到我在家里,看到我她吃了一惊。我不动声色地问她去做什么了?她说她去她姐姐那里玩了一会。我说:“你去姐姐那了?下午我打电话过去,她怎么说你没在啊?”她的脸刷地红了,连忙改口说去打麻将了。我的心一沉,冷冷地说你去哪里打麻将,现在就带我去,我们当场对质。说着,我就去拉她。不知是心里有鬼还是倔脾气又犯了,文婷始终不肯跟我走。我也火了,一巴掌扇在她脸上,恶狠狠地说:“你今天不跟我走,老子就打死你。”可是文婷丝毫不理我的威胁,依旧抵死不从。我一时火起,对着文婷拳打脚踢。

看着文婷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我终于忍不住将光碟扔在她面前。她看了一眼,居然装傻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。我真是气疯了。

可是,家丑不能外扬,我能跟谁说呢?其实,我逼文婷去麻将室对质也只是为了逼文婷说真话。万一证明文婷说的是假话呢?我不是自己扇自己嘴巴?

  因为没有对质,第二天我再跟文婷说起这件事,她居然矢口否认。我问她如果没事,为什么不肯去麻将室。她说她丢不起这个人。我又问光碟的事情,她居然一口撇清,说完全不知道,甚至诬赖起我来。我勃然大怒,两人又是一番大打出手。

现在,我闭上眼睛就是文婷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情形。我实在忍受不了。我向文婷提出离婚,让我更加气恼的是,文婷死活不肯离。你说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男人·出轨·女人

     张子强的情绪越说越激动,几乎将手里的烟蒂研碎。我没有接话,静静地等待他的情绪平复下来。末了,我问他:“文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”张子强想了一下:“也有我的原因吧,我说过我不是一个正人君子。”

     坦率地说,这么多年,我也一直在外面玩。怎么说呢,我在外面玩,纯粹是玩,是身体的需要,跟感情无关。可以这样说,我全部的感情都放在了文婷的身上。而且,男人玩和女人玩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。女人玩的是感情,如果精神出轨了,你说两个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呢?
     
     张子强的态度让我哑然:“难道你觉得男人出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?”张子强皱着眉头,一副跟我说不清楚的神情:“我只能这样说,这是由男人和女人的身体结构决定了的。我问你,如果社会上没有这种需求,怎么会有那么多娱乐场所。如果所有的男人都不出去玩,那些人岂不都饿死了?”我有些无语。他这套理论显然是根深蒂固的,看来,一时半会,谁也说服不了他。我跳开这个话题,“那么,你希望怎么解决你和妻子之间的问题呢?”

     其实,我的态度很明确。要么,她一五一十将出轨的事情全告诉我,然后跟那个人断绝关系,我也许会看在女儿和家庭的分上原谅她;要么,她同意离婚,财产对半分,女儿跟她跟我都可以。这些话,我跟文婷都说了。可是,她两样都不肯选。现在,我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道理也讲了,她就是不肯做选择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返回偷情小说频道